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聚焦

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来源:时间:2021-11-25 18:58:33
导读:   2009年,河南省新密市农民张海超“开胸验肺”一事,多家媒体报道后,举国哗然,事件让“职业病”这一社会问题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无独有偶

  2009年,河南省新密市农民张海超“开胸验肺”一事,多家媒体报道后,举国哗然,事件让“职业病”这一社会问题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无独有偶,在张海超事件发生十余年后,河南省周口市打工者王新丽在商丘一食品厂的遭遇,再次让“职业病”走进人们的视野。不同的是,和张海超的慢性尘肺病相比,王新丽遭受的则是急性中毒。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2020年8月,50岁的王新丽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商丘贵友食品厂上班。上班第一天,由于王新丽沉稳干练,动作麻利,便被厂里由“包装车间”调至“宰杀车间”,负责生产线上鸭肉脱毛。王新丽说,当时主要工作就是在给宰杀后的鸭经过高温脱毛后,拔去鸭肉表皮的残存绒毛。据王新丽介绍,在其工作的两个月里,虽然工作条件不大好,但也还算“平稳”。“问题出在当时厂里从内蒙古进来一批鸭子!”王新丽告诉我们,由于新进的这批鸭和本地鸭相比,虽然个头不大,但毛质坚韧,脱毛比较麻烦。

  几个工人把问题反映给车间后。车间不知道采用了什么办法,鸭毛是容易脱了,人却出了问题。王新丽说,鸭肉高温脱毛车间有一口大锅,里面是煮沸的热水,平时厂里需要添加“松香甘油”和“食品级石蜡”用于给鸭脱毛,但由于这批鸭毛比较难脱,不知道厂里加大了剂量还是又加了其它什么东西,鸭毛容易脱了,但后面的情况出人意料!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当天,一块儿工作的一个大姐上班两个小时后,头晕,恶心,呕吐!”王新丽说,这批鸭子在进车间的当天,自己曾经临时负责给鸭子“拔大毛”,但仅半天时间。手上就被灼伤,指背出现“燎泡”。由于疼痛,王新丽把情况反映给车间,然后请假去医院拿烧伤药涂抹休息,未料两三天后,手指却发黑发紫,在第四天手指尖开始渗出“脓水”,两条胳膊剧烈疼痛。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这下,让一向身体健康的王新丽慌了。她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商丘市人民医院,中西医两科医生当时给出的诊断都是“烧伤”,但却又对这种“烧伤”心存疑惑。中医诊单上在“烧伤”后面加了“气血瘀滞”。西医则建议王新丽做了“斑贴”测试,测试结果表明王新丽的烧伤和接触化学物品有关。

  由于手部受伤,加之胳膊疼痛,王新丽无奈由亲戚陪同来到厂里要求给予治疗,没想到,车间一孙姓女老板直接痛斥王新丽胡闹,并且在双方争执报警后也只愿拿出500元钱赔偿,否则让王新丽“随便告”。双方协商未果,不欢而散。而在此期间,王新丽了解到和自己一起上班的工友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只是自已更加严重。稍后,王新丽和厂里又陆续接触过两三次,但厂里的态度越来越差,后来干脆把责任推给王新丽,说是她自己身体有问题。

  因为无法工作,王新丽只能在家静养,但后面的结果却越来越不乐观。几个月过去,王新丽发现,随着手指外伤愈合,但手的灵敏度越来越差,腰部也由原来的阵痛,变成现在的胀痛,而右胳膊时而剧烈疼痛,时而毫无知觉,头部时常感觉眩晕。在王新丽提供的一张太康县人民医院2021年5月的诊断书上,当时的肌电图结果:右上肢神经异常,肘部脱髓鞘改变。结论:疼痛(神经异常)。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商丘一食品厂女工疑似职业性中毒失去自理能力,厂方:赔偿500元钱,要不随便告。

  无论是在商丘市人民医院,还是在太康县人民医院。医生都告诉王新丽,这是接触化学物品后引起的肌体反映。王新丽思来想去,认为自己是由于工作中接触了厂里用的“松香甘油脂”等含有化学物质的物品有关,工友们也出现同样症状,更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还有一个”,王新丽说,车间温度很高,再加上自己工作的这段时间正好是伏天,含有化学物品的蒸汽会不会通过毛孔侵入身体?

  2021年9月,王新丽亲属就此事前往郑州有关单位咨询反映情况。在河南省职业病防治研究院,一位专家在听取王新丽亲属反映的情况和提供的诊断书后,告诉王新丽亲属,该情况极有可能是职业性急性化学中毒,现在的症状是后遗症,应该及时予以治疗帮助康复,任由发展必定影响生活能力。

  后记:事情发生后,王新丽生活不能自理,原本就关系紧张的丈夫和她结束了二十多年的婚姻。离婚后她租住在商丘一简陋民舍内,没有收入来源,生活困顿,日常全靠亲友接济,饮食则由善良的房东老太照顾。当时和王新丽前后离职的同事,平时经常来看她,同情之余纷纷鼓励她找厂里讨个说法,并且也都愿意以当时的亲身经历为其作证。然而王新丽的亲属认为当务之急是先行治疗,但治疗的费用从哪里来,大家一筹莫展。

  遭受多重打击,王新丽曾一度非常绝望,想一死了之,但远方儿子在电话里的哭求,让她心碎。“再苦再难都要活下去,天下这么大,我不信就没有个说理的地方!”

  来源;http://www.ldcxw.com/zfwh/722.html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 责编:明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