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聚焦

法院执行致当事人受重伤 企业停产受巨大损失谁负责

来源:时间:2021-11-22 22:38:38
导读: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法警带十几个社会闲散人员到一民营企业执法,在其过程中,其中“配合执法”的人员用三菱刮刀连捅企业法人几刀,造成重伤,致企业停产停工达9年之久,蒙受巨大经济损失,上访多年,至今无果

图/价值百多万的破碎分离机器如今锈迹斑斑
   既然是法院执法,当事人李中林难道不知道?李中林说,他从来就没有收到过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庭送给公司和他本人任何关于本案件的法律文书、甚至连口头说明都没有。
   让人感到不可理解的是,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时间为2012年4月6日,而七里河区法院的王文平庭长在2012年3月13日就急不可耐地到陇南板桥石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采石场“强制执行”。试问王庭长是裁定法律文书出来后执行,还是先带上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如同黑社会般执行后,过段时间再出民事裁定法律文书?
   据李中林讲,事发前,他一直都在武都,住址法院也是知道的,但法院工作人员到武都后是完全有条件送达相关法律文书,却没有送达,而是事情弄大之后才补发法律文书,难道是先斩后奏?违规执法?这里面王庭长与小松西夏公司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而七里河区人民法庭王庭长一行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命令采石场正在施工作业的挖掘机停工,将采石场负责人戴上手铐扣留在车里,然后,继续将采石场的一台挖掘机强行开上拖车拉走,至今不知去向,这种执法同黑社会性质有这么差别?
暴力执法致当事人受重伤 企业千万损失谁承担?
   据李中林人讲,2012年3月13日10:00时左右,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法官、法警和带领十多个社会闲散人员,携带匕首(三棱刮刀),究竟是执行公务还是“法、商、匪勾结”联合执法?他们来到陇南板桥石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采石场,强行要求正在作业的两台挖掘机停止作业,并扣押了采石场所有工作人员的手机。采石场厂长王恩明见状想问明原委,却被法警带上手铐拘禁在车里。在如此“执法”者一行人开着车下山途中,被陇南板桥石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巡山的工人王四斤看见后,电话通知李中林,他才知道此事。随后,李中林从家中开车前往采石场,这时,一台挖掘机已不知去向,另一台正在被运走的途中。

图/陇南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病历明显诊断为“规则三角形状”伤口
   一位自称“王庭长”的人问清我的姓名后立即用手铐将我铐起来,几名随行和多位社会闲散人员将我控制住后,在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和执法文书、甚至连口头说明都没有的情况下控制我的人身自由,在我挣扎过程中法院随行人员中一人用随身携带的三菱刮刀向我的腹部猛刺,顿时鲜血直流,我疼得近乎昏迷,他们却不管不顾,连我手上的手铐都没取下,直接逃离现场,并将挖掘机强行拖走。

图/原采石场的工人住宿和变电房、蓄水池因停产而废弃
   赶来的采石场工人立即将我送往医院抢救,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抢救才得以保命,后经司法鉴定,属于重伤。同年5月,当地派出所给小松西夏公司及七里河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预交医疗费用,双方均置之不理。
   我被捅伤住院,采石场厂长无辜被拘,采石场无人管理,导致一名工人在作业中不幸身亡,被迫停产、造成巨大损失的采石场更是雪上加霜。
   李中林被七里河区法院“执行公务”中随行人员用随身携带的三菱刮刀刺中腹部后,2012年4月13日18:00,陇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给开具的住院病历显示,李中林脐旁左上侧约3厘米处可见一步规则三角形状伤口,约1.5cmX2cm,伤口流血不止,探查发现与腹腔相通,腹部开放性锐器伤,大网膜破裂。而后,在法庭上是谁在包庇行凶者张益锋,轻描淡写的说只是用水果刀扎了一下,逃避法律的制裁?难道水果刀与三菱刮刀的伤一样吗?
 

图/住进医院的当事人手上还戴着法院的手铐和至今留下的伤痕
   事发后,李中林的法律顾问第一时间找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主管院长,主管院长告知律师,他不知道有人去武都执行案子,法律顾问拿出相关人员事发后留下的工作车号码交给主管院长后,主管院长说,这是他们法院的车。如果院长所说属实,他不知道也未批准去武都办案,那么出去办案的人员就是办“黑案”。李中林的委托律师也找过法院,而法院称,只要你李中林起诉法院能赢,他们就行政赔偿。
   据李中林公司提供的一份2012年4月到8月停产期间的报告显示,仅仅几个月损失费用就达399万多元。因这件事造成公司人员离开,采石场停产,不能按时给原来签订的购料单位提供石料,加之李中林本人的伤势一直发炎,疼痛,吃药,无法经营公司,停产至今达9年之久,给公司造成损失达几千万元,这么大的损失究竟该谁来承担?
   据了解,陇南板桥石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一千多万元,每年上缴税收30万元,仅建采石场833.1万多元,除银行贷款外,还有一部分民间借贷。李中林的采石场不仅解决了当地一部分村民就业,还尽其所能做社会公益,服务地方,被当地人称为“大善人”。他投资600多万元治理荒山荒坡,为村民建饮水工程,治理山上滑坡修建防洪沟渠。5.12地震为马街镇蒿坪村提供4千多立方平价石材,蒋家山村提供平价石块3千多立方建房石材,为马街镇捐款3万元,就是这样一个村民心目中的良心企业家,却因法院为另一家企业裁定“执行”给搞垮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 责编:老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