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聚焦

山东临沂百丽广场员工身陷套路贷而不能自拔

来源:民生热线网时间:2021-02-01 08:37:34
导读:   山东临沂百丽广场有限公司与莒南聚丰典当行之间的争执,已由法院的执行纷争发酵至网络空间,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面对网友的质疑与谴责,莒南聚丰典当行恼羞成怒,一边
  山东临沂百丽广场有限公司与莒南聚丰典当行之间的争执,已由法院的执行纷争发酵至网络空间,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面对网友的质疑与谴责,莒南聚丰典当行恼羞成怒,一边忙着雇佣水军删帖辟谣,一边加紧给莒南法院执行局施加压力。聚丰典当行辟谣的主题与争论焦点为,聚丰典当行与百丽广场有限公司之间是纯粹的借贷关系,并不存在以恶意侵占为前题的套路货行为;百丽广场公司被作为执行主体的16名员工,是公司的股权持有者与借贷担保人,法院对其强制执行资产拍卖,实属法律允许范围,算不得暴力催债的黑社会性质行为。
  媒体人依据当事人提供的一沓沓材料,深入临沂众多知情者与经历者中作过一番细致的调查走访。发现,莒南聚丰典当行对百丽广场公司的财产鲸吞蓄谋已久,稳扎稳打,不管是从时间节点,还是事情的进展火候,可以说把握得丝丝入扣,失误性之低可说绝无仅有。从种种迹象分析,将临沂百丽广场公司纳入阜丰集团麾下,应该算作阜丰高层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只是缺少周转资金的百丽广场公司因为运数使然,提早就钻进了人家为其量身打造好的笼套,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而且还带害了16个无辜的职工家庭,搞得公司资产股权尽失,员工家庭财产人员伤损,令人可发一叹!
  将聚丰典当行对百丽广场公司放贷的过程定性为套路贷,并非无稽可考,从其双方人员接触,签约,变更股权,再到接手民生银行对百丽广场公司的债权,然后全权接管百丽广场公司的整体经营,无不体现着彻底占有的欲望。不妨让我们回放一下"聚丰"与百丽广场公司之间的金融借贷过程,以及由之而相应发生的一些故事。
  由于来自社会大形势与自身经营思路问题,从2014年开始,山东临沂百丽广场公司星光渐黯,经济一路下滑,运营资金出现紧缺而不得不通过民间融资来解燃眉之急。2014年初,百丽广场以评估价值3.1亿元的3~6层楼房向民生银行办理抵押贷款,民生银行承诺向百丽广场授信2亿以上的额度,一开始却只发放了6000万元的贷款,不知什么原因剩余额度迟迟没有授信。杯水车薪,达不到贷款需求,无法盘活企业资金的百丽广场负责人李波不得不将借贷目光投向民间融资机构。一个机缘巧合,李波通过朋友与莒南县临沂聚丰典当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相识,并经过多次协商,达成借贷关系。2015年3月,为解除民生银行贷款的房产抵押,李波与聚丰典当行商议融资6000万元用以偿还民生银行贷款,然后用解除了抵押的房产再次用于办理抵押贷款,所贷款项用于偿还聚丰典当行的债务,聚丰典当行方面表示同意。
  上面所述合情合理,可说进展顺利。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大大出乎人们意料了。在同意贷款给百丽广场的同时,聚丰典当行方面提出,为了保证他们的债权,要求李波将持有百丽广场90%的股权交由聚丰典当行指定的人持有,并将法定代表人变更至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员名下。双方约定股权只为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员代持,实际的股东依然是李波,且股权代持期间,百丽广场仍旧由李波管理。
  为了快速解决资金短缺问题,李波与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孙军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在工商局办理了变更登记。就在协议签完后的一个月,聚丰典当行方面得寸进尺,再提一项要求,即为保证百丽广场公司资金安全,要求李波将百丽广场公司公章交由聚丰典当行方面指定人管理。为了尽快促成整体贷款事宜,李波再一次作了退让。2015年4月8日,为了使百丽广场正常运营,公司提出向聚丰典当行贷款2000万元的要求,岂料聚丰典当行方面却出尔反尔,竟然不允许使用百丽广场公司名义贷款,又提出了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要求,即只能以百丽广场公司员工、家属和公司管理人员担保签名的方式贷款,所贷得的2000万元被用作偿还百丽广场公司银行贷款和利息等费用。至此,百丽广场公司负责人李波,众员工及其家属都被拽入金融债务围猎的圈子。
  一应铺垫工作完毕,聚丰典当行有限公司亮出了最终的底牌:以股权转让协议为无效协议为由,聚丰典当行指派人孙军一不向李波支付股权转让款,二不按约定出借款项给李波,而是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策略,直接以债权买卖的方式购买了民生银行持有的百丽广场6000万元的债权,然后通过莒南县人民法院对百丽广场抵押给民生银行的房产予以拍卖;继而,聚丰典当行方面指定人孙军又以百丽广场名义法人身份,在李波不知情中,又利用法院拍卖程序将上述房产变更至聚丰典当行公司名下,这一系列狠辣措施直接使百丽广场经济损失高达一亿余元。一切就绪之后,为了完成对百丽广场的整体资产占有,2017年间,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孙军又利用其掌控百丽广场公章之便,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将李波控告至莒南县人民公安局,后该案移至辖区兰山区刑警大队。因举报事实不构成犯罪,李波幸免于难,聚丰典当公司整体鲸吞百丽广场公司资产的"宏图"也未能实现。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文的不行就开始上演全武行。2018年4月2日上午,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凶神恶煞般齐集百丽广场公司办公楼下,在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孙军,张鲁坤等人主使并亲自指挥下,不顾当班公司员工的阻拦,强行持械砸毁防盗大门,冲击位于万阅城E座三楼的办公区域,并对出面交涉的员工实施殴打恐吓。后在110指派银雀山派出所连续出警的情况下,才制止了其欲通过暴力手段接管公司经营的非法企图。而此次事件,给百丽广场公司直接造成财物损失折合人民币两万余元。10月25日上午9时许,孙军再次组织了60名社会闲散人员,对百丽广场公司办公区域进行了更为猛烈的冲击行动,先是封锁商场的停车场进出口及整幢楼道,并关闭电梯,阻断消防楼梯,后强行斩关破锁冲入五楼办公区域,对当班员工暴力驱逐,殴打恐吓(其中一女员工被打致伤送120急救)。直到11:30分许,银雀山派出所连续两次出警并实施强制手段才得以平息暴乱局面。2019年1月28日凌晨零点,临沂聚丰典当行又一次雇佣50余名社会闲散人员,对百丽广场东门,北门强行破锁,持钢棍盾牌等器械冲入商场后上锁,对当班员工暴力驱逐,殴打恐吓,又有一名女员工被打倒地致伤。凌晨0:10分左右银雀山派出所出警也未能平息事态,甚至在110出警期间还出现了袭警行为,早8点与早8点半,又相继发生类似事件,直至警方鸣枪才得以驱散了气势汹汹的社会闲散人员。这一连串的暴力抢占企业经营权行为,在临沂市社会各界人士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为了从根本上掐断百丽广场原有的客户源头,聚丰典当行指定人孙军又利用其掌控百丽广场购物广场公章的便利,以百丽广场的名义向兰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确认控告人与商户签订的合同为无效合同。后因种种原因,聚丰典当行方面的诉求未能得逞。
  综观上述情节,聚丰典当行以占有为目的,辅之一系列的虚假商业行为,最终实施其侵占百丽广场公司整体经营权的野心,同时辅之以为人所不耻的黑社会势力助阵,已具备套路贷必备的一应条件,听来令人心怵!
  依照同一手段吃掉挤垮了山东多少知名企业的聚丰典当公司,是深谙法律终定乾坤这一市场规律的。在"文治武功"都未奏效的情况下,几年间,"聚丰"已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到了“依法行事"上。90%的百百丽广场公司股权,公章,民生银行6000万元的债权,外加以百丽广场公司员工担保的2000万贷款,聚丰典当公司可算赢面赚足。面对聚丰公司的诉告,临沂市各级法院只能是有案必接,有案必审,明面儿上聚丰公司所持证据充足,再加上聚丰典当公司又隶属全国500强的阜丰集团公司旗下,迫于种种压力与现有证据,只能采信聚丰的种种诉求,一失足误入被围猎圈的百丽广场公司负责人及众员工成了名符其实的实际债务人,人人名下有债,人人成了法院的被执行者。2020年冬,百丽广场公司员工迎来了他们最为难熬的年关,16名无辜的员工家中资产有的已经被法院拍卖,有的正面临被执行拍卖的厄运,因为不堪生活的重负与突发而至的打击,竟然有人走上了自缢轻生的不归路。听来令人心酸!
  发生在山东临沂百丽广场与莒南聚丰典当公司之间的经济纷争,己不是一场纯经济领域的市场角逐,而更应该将其置放于社会焦点问题范畴去讨论,从种种迹象不难看出,聚丰典当公司的所作所为,充满了向国家法律法规挑战的味道。
  统观该事件过程,聚丰典当公司无疑是在钻法律法规的空档,然后辅之以一些为人所不耻的社会人手段,最终达到其不可告人的阴谋,从而肥了自已,坑害了一个个被围猎者。不知对于临沂聚丰典当公司涉嫌套路贷,围猎无辜企业与市民的行为,有关部门是否已有警觉?也不知哪一级主管部门会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捋捋山东临沂界面这根令人发指的虎须,给百丽广场的李波及无辜员工一个公道,让他们早日正常地工作与生活!(春晓    一夫)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 责编:头条日报)

相关推荐: